《银翼杀手2049》票房扑街:这届观众行不行不行不行不?!
发布日期:2017-12-27 15:19

本文首发于微信公众号:封面新闻。文章内容属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和讯网立场。投资者据此操作,风险请自担。

  如果你关注了几个电影类的公众号,一定会发现,这几天他们热衷讨论的电影,不是上映5天、票房超过2.6亿的好莱坞标准灾难大片《全球风暴》,而是另一部看起来票房最终很难过亿,且时长达到惊人的163分钟的科幻电影。

  这就是丹尼斯·维伦纽瓦导演的《银翼杀手2049》。

 
   作为35年前那部名垂影视的科幻经典《银翼杀手》的续作,《银翼杀手2049》看起来也没能摆脱前作票房扑街的命运。

  1982年,雷德利·斯科特导演的《银翼杀手》在北美市场仅收获2750万美元的票房,而同年票房冠军则是史蒂芬·斯皮尔伯格导演的《E.T》,近3.6亿美元。如今,《银翼杀手2049》上映5天,票房到现在才刚过5800万,排片率还在不断下滑。

 

10月31日实时票房/猫眼

  当然,跟《银翼杀手》上映当时的恶评如潮相比,《银翼杀手2049》的实时口碑要好的多了,国内外的媒体都给它打出了高分。

  然而在《摔跤吧,爸爸》、《天才枪手》的票房逆袭中起了很大作用的口碑,在《银翼杀手2049》这里却失去了神奇,因为媒体和部分影迷打出的高分,并不足以让一部电影完成票房逆袭。在中国电影市场,决定一部电影票房上限的,只能普通观众。

  所以,当这部暴露影迷和普通观众间的审美鸿沟的电影出现时,我们终于有机会讨论一下这届观众到底行不行,又是不是石乐志?

 
  《银翼杀手2049》在猫眼和豆瓣上的评分形成鲜明对比,它也能看作是影迷和普通观众审美鸿沟的一种体现。

  在讨论这个问题之前,我们首先要承认《银翼杀手2049》不是那种看了会很开心、很爽的电影。

  尽管它延续了前作的赛博朋克(Cyber Punk)的视觉风格,无论阴冷的蓝色洛杉矶,沙海中的橙色赌城,用光影和水波分割的黄色华莱士大楼,还是主角K(瑞恩·高斯林饰演)身上那件万变不变的剪羊毛长大衣,看起来都有一种很阴郁的酷。

 

 

 
  然而只要坐在电影院里看这部电影时就会发现,当我们跟着导演的节奏走之后,慢慢的就不知道谁是好人、谁是坏人,人物的想法和动机都变得暧昧不清……

  如果看过菲利普·K·迪克的原著《仿生人会梦见电子羊吗》,那你至少能知道,和撑起西方科幻黄金时代的克拉克、阿西莫夫和海因莱因不同,迪克虽成长于西方科技文明创造出的崭新辉煌的时代(人类进入太空、登上月球、成功制造出第一台工业用机器人),但他反其道而行之,笔下的主人公都迷惘于亦真亦假的世界上,挣扎于文明的陷落中,充满了对生命的依恋和对人性的追求,而不是蓬勃发展的科技催生出主流科幻小说对人类创造力的无比自信。

  所以,迪克的作品中科幻感大多建立在一种思维方式或观念的转变上,其内核并不是技术革新,比如《尤比克》中对生死界限的观念转变;《少数派报告》中的善恶观念和自由意志等。

  而回到这里,它依然是迪克对现代人的自由意志和身份认同的永恒拷问。“我是谁?”“我有自由意志么?”“如何定义真实与虚幻?”“自然人和复制人的界限是什么?”“人为何是人?”等等。

  对没看过原著,没看过前作,头一次听说赛博朋克,以至绝大部分普通观众来说,在电影的前半个小时,他们就已经“阵亡”在这缓慢的节奏里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