银翼杀手的前世今生
发布日期:2017-12-26 15:15

原标题:银翼杀手的前世今生

原标题:银翼杀手的前世今生

法制晚报讯(记者 苏良)《银翼杀手2049》的热映,让很多人看过前作的人怀旧,还让很多新观众很烧脑。

截至昨日,27日上映的电影《银翼杀手2049》累计票房5558万,这部电影对很多看过前作的观众来说是很熟悉的,但对于很多新观众来说就不是那么容易懂。《银翼杀手2049》并不是一部难懂的电影,恰恰相反的是,本片比起1982年的第一部,在风格和格调甚至叙事层面上都高度一致,但故事方面,相对比较简单。

《法制晚报》记者对比两部电影的异同之处,以及解析影片中的几个关键词,来帮您看透这部科幻电影。

两部异同

主线和故事发展 与1982版非常相似

电影无论从风格还是主题,乃至情节发展的节奏甚至人设完全遵循《银翼杀手》,那如独行侠般穿梭于未来都市之中的主角,无论是首部的狄卡还是本片中的K全是如此。

从开场眼睛的特写,到移情测试,连锁6型复制人到8型乃至更加逼真的9型,还有对于复制人记忆真实与移植的有关设定,以及主角关于自我/他人身份的认知。电影的主线和故事发展,与1982年那部作品非常相似。

就连电影的主题音乐,配乐大神汉斯季默也是在格调上朝着老版的范吉利斯靠拢,雄壮而震撼的太空风电子乐,那种史诗般的气派,完完全全是慑人的感觉,精彩绝伦。

让人振奋的,就是本片的视觉效果。罗杰·狄金斯的摄影充满了仪式感,黄色调的废土世界与蓝色调的未来感世界的对立,烟、雾、剪影、复叠构造出来的神秘感,充满了迷幻和多文化杂糅的朋克风,这就是融合了复古和潮流的赛博朋克,最标准的风格,让人激动且震撼。

主题从超越人类到出现繁殖的能力

《银翼杀手2049》与第一部有着形似神似的地方,但也有着不同之处。因为本片并没有坐享第一部的成就,而是抽丝剥茧走得更远了一些。

首先是风格方面,电影首次出现了废土风。就是“外城”的设定。

昏黄的色调,残破的大地,空旷的大楼,还有“废铁镇”一般的贫民窟(这是来源于原著的设定),里面有着大量等待领养的孩子们。这两处的场景是首部曲中所没有的,而这两处场景在本片中的定位,则是代表了旧文明的落寞和废墟上燃起的希望。

废铁镇的孩子们,被黑心主人收养,无论他们的身份如何,他们象征着新文明的星火。而废土一般的荒漠都市,唯有蜜蜂悠然自得,电影用这种拥有蜂群意识的生物,强调环境适应能力下的生命。

从这个角度,也就带出了本片主题的思索。

还记得《银翼杀手》的主题吗?连锁6在体能上比人类更加先进,但只有四年的生命,结尾狄卡的梦,代表着人类/复制人的身份认知思考。而在《银翼杀手2049》中,连锁8型复制人不但比人类更加先进,而且拥有人类的正常寿命,出现了繁殖的可能。

名词概念

移情测试

复制人作为人工产物,是有着自我意识的,这与很多描述人工智能类作品“是否进化出自我意识”的侧重点不同。或者《银翼杀手》系列干脆略过了这个问题,只是强调将区分人类与复制人的方式,放置在情感之上。即“移情测试”(Voight-Kampff),也称“人性测试”。

移情测试中,被测试人回答问题,要显示出是否有“人类”的特质——脸红反应、瞳孔波动、虹膜扩大等。

从这方面可以看出,复制人在“与真人无异”的基础上,被创作者刻意抑制了情感,丧失掉了作为“人”的人格属性,所以才被当做机器来奴役。

《银翼杀手》故事线中,一般型号的复制人,即连锁6型复制人大约通过20-30个测试问题之后就可以被辨认,而瑞秋(新型实验体)测试问题超过了100个,才被确认为复制人。

复制人

要想了解《银翼杀手》的主题,就必须了解电影中的“复制人”是怎样的存在。

在《银翼杀手》世界观中,复制人的英文叫做“Replicant”,是1982年《银翼杀手》的原创。

原本在原著作者菲利普·K·迪克的小说《机器人梦到电动羊了吗》中,对于复制人的描述是“Android”,就是“生化人”,也是该片核心。生化人这个概念,广义上与机器人“Robot”是一致的,都是来源于人造。

但《银翼杀手》之所以将这类人造人称为“复制人”,也是有原因的:首先,复制人的诞生过程,是来源于基因工程师对人类细胞的复制,从而诞生的人造人,有点类似我们所理解的克隆,但并不是“复制”另一个自己,而是产生了与自己完全不同的“他人”。

其次,复制人与真人完全无异,甚至在某种机能上还超越了人类,比如力量、耐力等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