银翼杀手,江湖契阔几风烟
发布日期:2017-12-23 16:49

原标题:银翼杀手,江湖契阔几风烟

《银翼杀手2049》

“从小说原著到两部电影,创作者的叩问可谓振聋发聩:当复制人比人类更具某种高贵情感时,人类是否也该反思下,我们正面临着一场忘却灵魂的危机?”

我见过你们这些人类绝对无法相信的场景,

战舰在猎户星座之肩燃起熊熊火光,

C射线在幽暗的宇宙中划过“唐怀瑟之门”

但所有这些片刻,终将消逝于时间,一如泪水,湮没在雨中……

回顾雷德利·斯科特1982年经典大作《银翼杀手》,片中最动人的场景是复制人罗伊死前在雨中缓缓道出的这段经典独白。

最后对决,本是头号反派的罗伊一把抓住即将坠楼的主角戴卡徳,不杀反救的剧情大翻转令人瞠目。安详的电影主题曲响起,罗伊如殉道者般倒下,2019年的洛杉矶已没有什么生物,但他的怀中却飞起一只白鸽,仿若奇迹。

《银翼杀手》 1982  雷德利·斯科特执导,被认为是迄今为止最伟大的科幻电影之一。改编自《 仿生人会梦见电子羊吗?》

故事并没有被时间的流沙所掩埋,2019年尚未降临,2049年粉墨登场,两代杀手,契阔归来。

由丹尼斯·维伦纽瓦执导的电影续作《银翼杀手2049》(以下简称《2049》)甫一上映,各方好评纷至沓来,甚至有影迷为此一天刷上三遍。美国电影票房网不吝盛赞道:“科幻神作,视觉效果震撼,它已超越了前作。维伦纽瓦是当今最令人振奋的导演。”

连绵的阴雨、金字塔形的公司、破败的大都会、炫目的霓虹灯,还有广告牌里的东方美人……人类依然傲慢地想扮演上帝的角色,看过前作的观众很容易在《2049》中勾起回忆,35年过去了,连这些年间早已破产的雅达利、泛美航空等都在平行宇宙中留存了下来,甚至还有前苏联的印记。

《银翼杀手2049》剧照

《2049》延续前作部分风格,“用黑色电影来讲述一个存在主义的侦探故事。”

前作中,哈里森·福特饰演的杀手戴卡徳追杀由泰瑞尔公司制造的第六代复制人,这些复制人被奴役而从事劳作,但其中连锁六号战斗组发生血腥暴动,必须处死。续作中,瑞恩·高斯林饰演的年轻杀手K一路追杀第八代复制人的漏网之鱼。开场没多久,似是呼应前传,复制人被K击毙前的遗言有点像前传中罗伊的宣告:“你们之所以会做这种肮脏的事,是因为你们没见过奇迹!”

《银翼杀手2049》 2017 瑞恩·高斯林、哈里森·福特主演。改编自《 仿生人会梦见电子羊吗?》

“奇迹”是《2049》的重要线索,也贯穿于前后两部作品中复制人与人类的一路相杀相爱。新作中,昔日女主角、复制人瑞秋身着1940年代经典的垫肩外套徐步走来,她眼神忧伤地问道,“你想我吗?”老去的戴卡徳泪如雨下。

与前作相比,《2049》聚焦于复制人的繁衍问题,讲了一个更加通俗的“寻亲”故事。人类与复制人的核心矛盾围绕着复制人生下的孩子,当K撒谎说孩子已被杀死时,他的上司松了口气:你阻止了一场战争……

一个罗伊倒下了,千千万万个罗伊站了起来,如果说《银翼杀手》前作呈现的是个体抗衡命运的悲剧感,那么在新作中,复制人已成立革命军,他们群起反抗,与人类对峙,为了追求属于他们自己的“人权”。

《银翼杀手2049》剧照

电影《银翼杀手》和《银翼杀手2049》的人物角色和灵感设想均发源于鬼才作家菲利普·K·迪克的小说《仿生人会梦见电子羊吗?》。1972年2月,在温哥华科幻大会上,迪克发表了演讲《仿生人与人类》,最后提了个问题:“仿生人死后,他们的灵魂去了哪儿?但是,要是他们未曾有过生命,又何来死亡?如果他们不会死,那就会一直与我们相伴。可是,他们真的有灵魂吗?或是,我们有灵魂吗?”

从小说原著到两部电影,创作者的叩问可谓振聋发聩:当复制人比人类更具某种高贵情感时,人类是否也该反思下,我们正面临着一场忘却灵魂的危机?

PKD:我从未顺从过现实,这就是科幻干的事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