又一次哲学之问
发布日期:2017-12-22 14:50

  《银翼杀手2049》是部非同一般的商业电影,162分钟的时长,看似进展缓慢的剧情,在以往,这很挑战观众耐心,但强大的影像张力、强烈的沉浸效果、以及创作者无处不在的精神注入,使得它吸引力倍增。

  凭借此片,导演丹尼斯·维伦纽瓦完全可以继克里斯托弗·诺兰之后,进入封神的节奏。他们两位,都擅长在电影的商业市场上尝试为自己的作品融入浓厚的人文色彩,在故事的悬疑性与影像的未来感上,都有着精心的规划与描绘。此外,他们在很大程度上遵循好莱坞规则的同时,又不约而同地“反好莱坞”。

  去年,由维伦纽瓦执导并获奥斯卡最佳影片提名的《降临》,就给人以惊艳之感。作为导演,维伦纽瓦在空间构造能力、对神秘主义的纯熟运用,都展现了他具有挖掘性的才华。看《银翼杀手2049》,会发现这部新片延续了《降临》的色彩、空间构图,其高昂澎湃的音乐更是《降临》的升级版。

  即使没看过1982年雷德利·斯科特导演的老版《银翼杀手》,也能轻而易举地理解《银翼杀手2049》的故事。尽管两部电影在人物与情节上有着复杂的交织,但维伦纽瓦用影片之外的“编年史”方式,厘清了从《银翼杀手》的2019年到《银翼杀手2049》的2049年这30年间的事件脉络。这个功课,使得当年《银翼杀手》的影迷能顺利衔接前情,也使得新观众更容易理解《银翼杀手2049》,甚至对前作产生兴趣。

  “我是谁,我从哪里来,我要到哪里去”,这是公认的哲学三大终极问题。以这三个问题的角度去看《银翼杀手2049》,会很容易破解K警官为什么会对自己的身份,由坚定的固守发展到执着地追问。作为复制人,K警官在重走历史上人类曾走过的漫长的困惑之路,因此,《银翼杀手2049》可以视为是关于人类存在的又一次哲学之问。K警官最终懂得了人类的爱与牺牲是多么伟大的情感,也明白了当伸出手掌可以感受到雪花的冰凉与重量,是生而为人多么幸福的事情——他找到了答案。

  而影片的娱乐看点,在于它虚构了一个非常逼真的未来世界:发达的复制人、人工智能、AR女友,构成了一个与人类并无二致的世界,甚至在很多时候,你会感觉到影片里的复制人和虚拟人,才是未来世界的真正主宰,人类不过是一直受到阴暗人性支配的渺小配角。值得一提的是K警官在故事里的AR女友JOI,安娜·德·阿玛斯饰演的JOI在片中的戏份不少,而且有着完整的人物成长路线,由全息投影,到借体与K警官实现亲密接触,再到走进雨中体验自然魅力,观众的情感会逐渐被这个既性感又忠诚的AR女友吸引。但在JOI死于非命之后,K警官路过大街,看到又一个“JOI”对他说出深情款款的话语时,才知道,复制人与虚拟人之间的爱情,不过是大梦一场。

  以复制人的故事,来折射真实人类的人生,这既是《银翼杀手2049》制造戏剧冲突吸引观众的关键,也是它引人思考的魅力所在。影片因此产生的代入感,会让观众在观影时,时刻去体会角色的内心变化,实现与角色的共同成长,并不断向自己发问,如果我是复制人,会在故事里做出什么样的选择?

  这一次,《银翼杀手2049》的解题方向,不是针对科技发展所带来的人伦困惑,而是穿越当下,回到久远的过去,对人类的存在价值进行一场发人深省的拷问。科技将成为未来人类的主流生活方式,这是毫无疑问的,但在未来,面对三大哲学终极问题,人们是更清醒了还是更混沌了?——这恐怕真的要等到时间到达那个节点,才会得到更精准一些的感受。但《银翼杀手2049》,却提前带我们预习了这种感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