食品添加剂没有不能说的秘密
发布日期:2018-01-05 14:48

  金羊网讯 记者吴珊报道:食品安全大背景下,食品添加剂成了人人嫌弃的对象。不安全、吃多了对身体不好、要买没有添加剂的食品……很多父母教育子女常会这样说。不过,在刚刚举行的2016年生态文明贵阳国际论坛年会“大数据时代的食品安全”分论坛上,中国国家食品药品监督管理总局副局长滕佳材表示,多数民众视食品添加剂如遇见“猛虎”。其实,食品添加剂只是现代食品产品中的一样必需品。

  必需品

  食品添加剂遍布我们的生活。在超市里,随便拿起一袋预包装食品,几乎都可以在配料表中看到食品添加剂的字样。比如,炒瓜子里有甜蜜素、安赛蜜、糖精钠,酸奶里有果胶、单、双甘油脂肪酸酯,火腿肠里有谷氨酸钠、山梨酸钾、亚硝酸盐、焦磷酸钠等等。

  据了解,食品添加剂是为改善食品色、香、味等品质,以及为防腐和加工工艺的需要而加入食品中的人工合成或者天然物质。食品业内人士常把它称之为“食品工业的灵魂”。

  国家食品药品监督管理总局副局长滕佳材在论坛上介绍说,食品添加剂不是猛虎而是食品工业化的“必需品”。羊城晚报记者调查发现,食品添加剂的必需性,首先体现在它的必须性。以食品添加剂亚硝酸盐为例。人们常以“最大恶疾”来看待它。不过,2015年末,世卫组织发布了首份“全球食源性疾病负担的估算报告”。报告中提到,每年全球约10%的人因食用被污染的食物得病。每年食源性疾病估计共导致42万人死亡。其中,有12.5万人是5岁以下儿童。在食源性疾病的类型中,有一半以上是腹泻病。

  中国农业大学食品安全与工程学院副教授范志红解释称,像亚硝酸盐等食品防腐剂的主要作用就是抑制有害菌的繁殖,不让细菌和霉菌在食品中产生毒素,或是大量繁殖引起疾病。试想,加工好的哈尔滨红肠,从东北运至南方,如果不添加亚硝酸盐等食品防腐剂,经过长途运输滋生了有害菌,消费者食用后就会出现腹泻。因此,从某种意义上,亚硝酸盐的使用降低了食品安全风险。

  其次,必需性也体现在人们追求美味的基础上。比如,家中常用的谷氨酸钠(味精)也是食品添加剂的一种。再比如,冰红茶中添加了焦糖,橙味美年达中添加了日落黄、柠檬黄、胭脂红,面包中加入蓬松剂等,都是为了让人们更有食欲。当然,如果有人喜欢喝白色橙味芬达,吃硬硬的面包,那是另一个问题。

  安全性

  现代食品工业离不开食品添加剂。那么,是否会忽略安全性呢?

  根据我国卫生部第26号令,一种新的食品添加剂正式获得批准前,要经过多个环节,包括省级以上卫生行政部门认定的检验机构出具的毒理学安全性评价报告、连续三批产品的卫生学检验报告等。要得到毒理学安全性评价报告,就要先进行“毒理试验”。主要包括急性毒性试验、致突变试验、致畸试验、亚慢性试验,必要时进行慢性试验(包括致癌试验)等。因此,公众所担心的诸多安全问题,在食品添加剂的研发阶段已经进行了实验,并通了安全评估。

  有食品添加剂生厂企业负责人介绍,很多新型食品添加剂的研发过程经过了十几年甚至几十年的过程。“一些慢性毒理试验,要耗费很长时间。”该人士介绍说,通过毒理实验可以得到ADI值。“这个值表示,每千克体重每天的射入量不超过这个值都是安全的。我国现行的食品添加剂国标也体现了相关内容,比如规定了使用范围、用量和残留量等。”

  滕佳材也表示,“食品添加剂是为了增加食品的满意度,但是什么食品能加,什么食品不能加,加多少,都是有严格控制的,都是有科学的标准来衡量的,所以大家不要说到添加剂就视为祸害。”滕佳材说,食品添加剂是一个科学的问题。

  有风险

  既然食品添加剂如此安全,为什么还有这么多人反对呢?

  记者调查发现,产生这个问题主要有三个原因。第一,不少人不了解食品添加剂的审批流程,不清楚食品添加剂研发过程中进行了致癌实验、致畸实验等毒理实验。第二,非法添加事件混淆了公众的视听。轰动全国的三聚氰胺奶粉事件、甲醛泡鱿鱼事件、硫酸亚铁制臭豆腐事件等,让人们误认为三聚氰胺、甲醛等是食品添加剂。第三,现实中,确实存在“超范围”和“超用量”使用食品添加剂的情况。

  国家对食品添加剂使用有明确规定,但并没有引起食品添加剂买卖双方的重视。记者走访广州市白云区某大型粮油市场,在某食品添加剂档口中,以要制作玉米馒头为名提出购买一些色素,让馒头蒸出来更黄。店主听后,随即从店里拿出了日落黄和柠檬黄,并告诉记者这两种卖的最好。查询食品添加剂国标发现,日落黄和柠檬黄的使用范围中均无馒头及其相关品类,也就是属于“超范围”使用。但是,在购买时,店主并没有对此做出提醒或叮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