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时代的中国,世界有新期待
发布日期:2017-12-15 15:40

原标题:新时代的中国,世界有新期待

让世界与中国共享“思想理念红利”

  中宣部副部长、国务院新闻办公室主任 蒋建国

  今天,我们在这里开启第七届世界中国学论坛。首先,我谨代表中国国务院新闻办公室,对各位朋友特别是远道而来的外国朋友表示诚挚的欢迎!
  上海是中国共产党梦想起航的地方。距离今天这个会场不远有一条兴业路,兴业路上有一座红色浸染的石库门建筑,那就是中国共产党的诞生地、第一次全国代表大会会址。40天前,中共十九大闭幕仅一周,习近平总书记带领新一届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专程来到那栋石库门建筑,回顾建党历史,重温入党誓词,宣示新一届党中央领导集体的坚定政治信念,再一次提醒全党同志要“不忘初心,牢记使命”。“不忘初心,牢记使命”这八个中文字,正是十九大主题的灵魂所在。从一大到十九大,从石库门到天安门,中国共产党为中国人民谋幸福的初心、为中华民族谋复兴的使命从未改变。
  随着历史的滚滚车轮,中国特色社会主义进入了新时代。这是我国发展新的历史方位,也是十九大报告的逻辑起点和出发点,关乎着中国去往哪里、走向何方。本届论坛以“新时代的中国”为主题,可谓恰逢其时。那么,如何认识新时代的中国?我认为需要把握好几个关键词,那就是:新思想、新论断、新目标、新愿景。
  新思想引领新征程。十九大的最大成就,就是确立了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的历史地位。这一思想,系统回答了新时代坚持和发展什么样的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怎样坚持和发展中国特色社会主义问题,其精神实质集中体现在十九大报告阐释的“八个明确”和14条基本方略上。这是马克思主义中国化的最新成果,是认识和把握新时代中国的核心要旨。
  新论断开启新篇章。中国特色社会主义进入了新时代,中国社会的主要矛盾已经转化为人民日益增长的美好生活需要和不平衡不充分的发展之间的矛盾,中国人民对更好推动人的全面发展、更好推动社会全面进步提出了许多新要求。这一新论断,是关系全局的战略考量,对于新时代的中国开启新篇章具有重要意义。
  新目标绘就新蓝图。十九大提出,到2020年,中国全面建成小康社会。随后30年分为两个阶段安排,即从2020年至2035年第一个15年,基本实现社会主义现代化;从2035年至2050年第二个15年,建成富强民主文明和谐美丽的社会主义现代化强国。这就是“两个一百年”奋斗目标,擘画和描绘了中国社会主义现代化的发展蓝图。
  新愿景促建新世界。习近平总书记倡导,建设持久和平、普遍安全、共同繁荣、开放包容、清洁美丽的世界,道出了各国人民的共同心声。随着“一带一路”国际合作倡议逐步落地生根,共商共建共享的全球治理观逐渐深入人心,世界和平的力量在壮大,全球发展的共识在凝聚。只要我们一起携手努力、锲而不舍、驰而不息,构建人类命运共同体的伟大愿景就一定能够成为人类世界的美好现实。
  中国进入了新时代,各国更加关注中国将如何与世界相处、如何为人类进步事业作出新的更大的贡献。就此,我谈几点看法。
  第一,中国为全球发展创造的机遇将会越来越多。十九大规划了中国经济社会发展的宏伟蓝图,中国发展将更加日新月异,将进一步做大开放普惠的市场,进一步做强利益共享的链条,给世界带来丰厚的发展红利,向世界提供更多高品质的“中国创造”,为世界各国创造共同繁荣提供重大机遇。
  第二,中国向世界开放的大门将会越开越大。明年11月,中国将在上海举办首届中国国际进口博览会,为各方开辟中国市场搭建合作新平台。中国首创以进口为主题的博览会,是中国主动开放市场的重大举措,也充分体现了中国向世界敞开大门的决心。
  第三,中国与不同文明的交流将会越来越深。中国倡导以文明交流超越文明隔阂、文明互鉴超越文明冲突、文明共存超越文明优越。中华文明既拥有几千年的优秀传统文化,又有造惠于十几亿人口的社会主义核心价值体系,已经为人类文明发展添加包容多元的精神气质,正在为解决人类问题贡献中国智慧和中国方案。
  第四,中国对构建人类命运共同体的贡献将会越来越大。中国将始终秉持人类命运共同体理念,积极发展全球伙伴关系,扩大同各国的利益交汇点,参与全球治理体系改革和建设,发挥负责任大国作用,努力做好世界和平的建设者、全球发展的贡献者、国际秩序的维护者。
  中国进入了新时代,中国学研究要扣紧新时代的中国发展的脉搏,努力成为中国的观察哨和建议者。借此机会,我提四点倡议:
  一是研究好讲述好中国的精彩故事。研究和讲述中国故事,对世界认识中国、读懂中国十分重要。一方面,要研究历史的中国,研究中国近现代史,研究中国共产党的历史,知道中国“从哪里来”;另一方面,要研究今天的中国,研究中国共产党成功的原因,研究中国的发展道路,研究中华文化的与时俱进,研究中国与世界的良性互动和积极贡献,说明中国“向何处去”。
  二是研究好解读好中国的伟大梦想。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是近代以来中华民族最伟大的梦想。中华民族从站起来、富起来到强起来的伟大飞跃,前所未有地接近和有信心有能力去实现民族复兴的梦想。中国将历史性地摆脱绝对贫困并走向共同富裕,建成社会主义现代化强国。研究解读中国人民追逐梦想的伟大进程,有助于中国学研究谱写更加动人的篇章。
  三是研究好阐释好中国的价值理念。国家和民族发展没有完全相同的道路。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成功,根本在于坚持把马克思主义基本原理同中华文化精髓相融合、与中国具体实际相结合。中国学研究既要关注中国繁荣发展的生动实践,更要挖掘其中蕴含的中国智慧、中国理念和中国价值,让世界从与中国共享“经济发展红利”,走向更高层次的共享“思想理念红利”。
  四是研究好传播好中国的天下情怀。中华民族历来讲求“天下一家”,主张“天下为公”,憧憬“天下大同”。中国共产党所做的一切就是为中国人民谋幸福,为中华民族谋复兴,为人类谋和平与发展。中国学要加大对人类命运共同体、“一带一路”国际合作等重大倡议的研究传播,反映中国将自身发展同世界发展相统一的天下情怀、大国担当,为共同建设美好的世界凝聚共识、汇聚力量。
  在座的各位新老朋友来自五大洲,为帮助各国人民了解中国、感知中国、解读中国做了大量工作,为中国学研究作出了卓越贡献,我对此十分钦佩,也满怀谢意。中国进入了新时代,中国学研究的深入发展和传播也面临着新机遇,古老的“汉学”不断焕发青春。站在新时代新起点,我们真诚欢迎来自世界的真知灼见,真诚期盼与各国人民加深相互了解和友谊。相信在本次论坛对话交流中,能碰撞出更多思想火花,凝聚更多深度共识。期待论坛期间,大家各抒己见,深入沟通,为中国学的研究发展献计出力,共叙华章。

  中国扩大国际作用将让更多国家受益

  斯里兰卡前驻华大使、南亚区域合作联盟秘书长 尼哈尔・罗德里格

  中国目前在全球发展中呈现崛起态势,在超越日本之后如今稳居世界经济第二的位置,世人对此有目共睹并且评论颇多,甚至有猜测,中国将延续这一发展势头,成为世界首屈一指的经济体。中国取得这样的成就,靠的是它与世界其他国家密切的经济交往和国际关系。
  习近平主席在今年10月再次当选中共中央总书记后所发表的讲演中,明确宣布中国将继续致力于支持国际合作。习主席的讲话在10月18日的《纽约时报》中得到援引,从中可见观点公允平衡、视野覆盖全球。习主席说,中国目前正在通过与其他国家的密切合作而发展自己的经济,并“给世界上那些既希望加快发展又希望保持自身独立性的国家和民族提供了全新选择”。中国目前通过国际合作实现发展,这一表述体现了中国目前发展阶段中所发挥国际作用的一个侧面。
  今年是中国与斯里兰卡建立正式外交关系60周年,为表示庆贺,斯里兰卡外交部长提拉克・马拉帕纳访问了北京。他在一个纪念仪式上说:“中斯两国长期、密切、友好的关系立足于两国历史的、经济的、文化的纽带这一坚实基础之上,建立在双方的相互理解、相互信任,以及对各自领土完整的尊重之上。”事实上,早在1952年,即两国正式建交之前,中斯两国就相互密切地支持各自的国家利益,双方签订了具有历史意义的《斯里兰卡―中国稻米橡胶贸易协定》。当时,斯里兰卡正在遭受一场严重旱灾,稻田几乎全部干涸,使得作为这一岛国主要作物的水稻颗粒无收,甚至造成某些灾区出现了大面积的饥荒现象。而中国当时为了发展至关重要的国防事业,正好需要橡胶。因此,即使当时两国政治制度存在差异,也还没有建立外交关系,但精心组织的稻米橡胶贸易为两国提供了各自紧缺的物资。
  当时的斯里兰卡继1948年从英国统治下获得独立后,宣布本国为民主的经济体,执行不结盟的外交政策。中斯两国尽管规模和国力差别悬殊,但彼此间已经存在某些非正式的双边联系。之后在1957年,中国总理周恩来应斯里兰卡总理班达拉奈克的邀请,访问了斯里兰卡,两国从此建立起了正式的外交关系。
  20世纪70年代,斯里兰卡提出愿意于1976年在科伦坡主办第五届不结盟国家领导人会议。斯里兰卡当时驻纽约联合国的常驻代表舍里・阿马拉辛赫大使有效推进了这一全球性动议,我也曾在大使身边效力。尤其重要的是,中国帮助我们在首都建造了作为会址的会议大厦,这才使得我们主办不结盟大会的动议得以变为现实。如今,中国援建的会议大厦广为人知,被称为班达拉奈克国际会议大厦。虽然中国并非不结盟运动的成员国,但中国还是高效地援建了这一会议大厦。
  此后,中国国家元首和政府首脑数度访问斯里兰卡,2005年,时任中国总理温家宝访问我国,两国建立了真诚合作、友谊长存的“中国斯里兰卡全面合作伙伴关系”。2013年5月,斯里兰卡总统马欣达・拉贾帕克赛访问中国,我们的彼此关系提升为真诚互助、长期友好的“战略合作伙伴关系”。在中国目前的发展阶段,斯里兰卡的战略地位被视为中国全球连通项目中的一个关键要素。2014年,习近平主席在担任国家主席的第一任期内访问了斯里兰卡,他特别将他对我国的访问描述为“巩固两国间的合作伙伴关系,两国将继续共同努力,把双方的务实合作提升到一个新的卓越水平”。虽然斯里兰卡国内政府历经更迭,但我们与中国就符合两国共同利益的磋商与合作一直在继续着,这构成了中国目前在促进发展过程中发挥国际作用的一个方面。
  习近平主席2014年9月访问斯里兰卡时,当时我国担任总统的是马欣达・拉贾帕克赛,他属于斯里兰卡自由党,该党现在并不执政。然而,当时达成的“深化中国与斯里兰卡战略合作伙伴关系”的行动计划依然有效,尽管也可能要再作某些完善。该行动计划“满意地回顾了自1957年两国建立外交关系以来的双边关系”,特别提到,无论岛内政权发生什么变迁,中国始终发挥着注重实效、前后一贯的作用。习近平主席也确认,“中国与斯里兰卡的友好合作为两国的发展和进步,为两国人民的福祉,也为亚洲各国的共同繁荣,作出了积极贡献。”
  斯里兰卡现任总统迈特里帕拉・西里塞纳自2015年3月首次访问中国以来,已经数次访华并与中国领导人商讨中斯两国的合作事宜。这些联系和多方位商讨也有助于澄清双方与其他国家的关系问题。正如我去年在科伦坡班达拉奈克国际事务中心举办的一次研讨会上所言,西里塞纳总统甚至坦诚地同意,习近平主席在前总统马欣达・拉贾帕克赛当政时对斯里兰卡的历史性访问进一步巩固了“两国的合作伙伴关系,他们会一起努力,继续把双方的务实合作提升到一个新高度”。
  在2014年的行动计划中,中斯两国同意“加强国防合作,维护两国和两军在各个层面互访交流的势头,努力在国防相关的科技领域加强合作,同时推动军事研究人员的交换互访,并且要提供后勤保障”。国防合作是双方讨论的一个重要方面。最为突出的是,中斯两国都重申,“恐怖主义、分离主义、极端主义对该地区的稳定和安全构成了严重威胁,并且重申,两国随时准备在双边和多边框架内携手打击这三股势力”,借以为两国的发展提供保障。中斯两国在2014年还签署了20项双边协定,除涉及经济发展外,它们还涉及防务合作、旅游及文化交流。斯里兰卡也加入了中国倡议建立的亚洲基础设施投资银行,并且成为其创始成员之一。中国也保证支持斯里兰卡国内的民族和解进程。中斯关系虽然存在复杂性,但双方的理解和合作与日俱增。
  斯里兰卡政府目前是一个两党执政联盟,这两个党分别是斯里兰卡自由党和统一国民党。必须指出的是,虽然执政联盟中的两党在某些国内问题上存在显著的政策分歧,但斯里兰卡与中国的关系在外交政策中始终没有变化。这一点至关重要,它多年来能够从总体上推动形成一种持久的与中国合作的关系,无论是在防务还是在经济领域都是如此。这也有助于中国在目前发展阶段中发挥其国际作用、实施其国际行动。
  正如中斯两国2014年9月确定的行动计划所表明,两国“坚定支持各自独立选择的发展道路,严格遵守不干涉他国内政这一国际法的基本规范,反对任何国家采取单边行动危害中斯的国家独立、政治稳定和社会稳定,倡导通过和平手段解决国与国之间的争议。”这也是中国在目前发展阶段中体现出的国际作用和国际行为。
  这一行动计划尤其着眼于中国所倡导的“一带一路”倡议和亚洲基础设施投资银行。斯里兰卡将积极参与其中所包含的经济项目和基础设施项目。“一带一路”和亚投行将把中国的国际经济合作与世界各地许多国家连通起来,参与互联互通的所有国家都将从中获益。
  今年5月,联合国秘书长安东尼奥・古铁雷斯在由约60个国家参加的北京“一带一路”国际高峰论坛上发表了演讲。根据他的描述,“一带一路”和亚投行这两个相关的经济倡议都牢牢扎根于全球发展这一共同远景之上。联合国新闻中心援引联合国秘书长的话说,这两个经济倡议“致力于创造更多机会,提供全球公共产品,促进共赢合作,并且致力于在各国和各地区之间提高互联互通,涉及设施联通、贸易畅通、资金融通、政策沟通,也许最重要的还有,民心相通。”古铁雷斯还谈到要让“对话的渠道保持畅通”。事实上,中国和斯里兰卡一直在为两国的共同发展和共同利益进行沟通与合作。当然,中国的全球行动如今超出了亚洲范围,某些方面对中国目前发展阶段中的国际作用可能怀有一些疑虑。但依据我们的经验,这种疑虑都是不必要的。在中国不断扩大的国际作用中,更多的国家都将受益。

  中国经济思想是世界上“最先进的”

  英国伦敦经济政策计划署原署长、中国人民大学重阳金融研究院高级研究员 罗思义

  我想以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2014年在联合国教科文组织总部发表的关于人类文明发展的重要演讲时所引用的中国名言“海纳百川,有容乃大”,作为开场白,阐释我对本届论坛主题的理解,以期能抛砖引玉。
  当然,并非所有河流都一样大小。虽然中华文明无疑是汇入人类文明海洋最大的河流之一,但正如历史所示,中国这条河流并非总能顺流而上,直奔大海,相反不时遭遇激流险阻,被迫逆流而下。
  从19世纪40年代开始,中国这条河流遭遇了许多障碍和险阻。当时,它汇入人类文明海洋的速度有所减缓。今天,由于中国人民付出的巨大牺牲与中国共产党的领导,这条巨流再次起速,奔腾入海。正如我们将要讨论的一样,它正日益加速汇入人类文明海洋。
  这样的事实意味着中国实现民族复兴和对人类作出贡献并非是对立的,而是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正如习近平在其就任中共中央总书记时召开的第一次新闻发布会上称:“在五千多年的文明发展历程中,中华民族为人类文明进步作出了不可磨灭的贡献……我们的责任,就是继续为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而努力奋斗,使中华民族更加坚强有力地自立于世界民族之林,为人类作出新的更大的贡献。”我将把我的发言分成两个部分来讲。
  第一部分,主要谈我的专业领域――经济学,我的结论是中国的经济思想是世界上最先进的;第二部分,作为一个52年前就因中国诗词而非经济学对中国文化感兴趣的人,我将从非专业角度,简述为何中国文化与理念的国际影响力日益增强的原因。我希望通过这种方式印证我的另一个结论――中国的地缘政治与外交政策思想是世界上最先进的。最后,我将解释这些方面密切相关的原因。

  中国的经济思想

  许多年以前,中国之外从事中国经济研究的仅限专业人士――他们的首要能力便是精通中文。这些专业人士的作品多种多样:一些人出版了一些非常有价值的书籍,一些人则热衷于抹黑中国,日复一日地预言“中国崩溃论”,尽管事实是中国成为世界史上经济增速最快且持续时间最长的经济体。但这呈现一个共同特点:中国之外,中国经济研究并未成为主流经济学的一部分。
  也许我可以谈谈我的亲身体会。我清楚地记得,1992我发表了一篇题为 《中国的经济改革为何成功,而俄罗斯怎么会落败?》的英俄双语文章。该文是基于我对邓小平、陈云,以及西方有关中国经济改革资料的潜心研究。当时西方大多数人的反应是,为什么你会对中国感兴趣?它是一个贫穷的国家,并不是一个经济大国。对1992年的中国而言,后一句话确实是事实。
  我的回答很简单:“因为研究显示,中国经济理论是正确的,而且比西方先进,以此为依据的经济行动会取得成功。此外,因为西方某些经济理论是错误的,他们将会导致俄罗斯和苏联陷入灾难。”后来我将此番言论,在我另一篇题为《邓小平是迄今为止世界最伟大的经济学家》 的文章中总结道:“最重要的是,邓小平是中国人民的伟大领袖,他在追求国家强盛与民族复兴的道路上,带领逾6.2亿人摆脱贫困。他也为人类整体福祉做出了无与伦比的贡献……但还不止这些,邓小平还有另一个成就。二十世纪迄今为止最伟大的经济学家不是凯恩斯、哈耶克或弗里德曼,而是邓小平和那些随他一起推动中国经济改革的人。”
  事实证明,我的分析是正确的。中国建立的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体制,帮助其成为人类史上经济增速最快且持续时间最长的主要经济体。
  25年后,当然不会再有经济学家认为研究中国经济值得奇怪。中国之外,几乎每天都有数百篇中国经济文章发表,作者包括诸多著名经济学家。如果说25年前国外研究中国经济属于小众,那么现在则完全成为主流。
  中国所取得的成就太了不起,没有必要夸大其词。平心而论,中国并非在所有领域都是最先进的。比如,在物理学领域,贡献最大的是德国人(爱因斯坦)和英国人(牛顿)。至于经济学领域,可以直白地说,中国所取得的无与伦比的经济发展成就,中国能避免苏联所遭受的经济灾难,相比西方主要经济体中国所拥有的安然度过国际金融危机的能力,均证明中国经济思想是世界上最先进的。

  中国的外交政策与地缘政治思想

  我与中国结缘并非是从经济学开始,而是从52年前爱上中国诗词开始。我在读大学期间读到李白和杜甫作品的英文译本时,就被它们所反映的与欧洲文化截然不同的中国文化深深迷住了。40年后,通过在中国工作生活,我才明白了为何中国文化与欧洲文化截然不同的原因。
  中国的独一无二在于它是仅存的四大文明古国之一,且并非以宗教立国。基督教、伊斯兰教、印度教、佛教、犹太教等都属于宗教,但儒学不是,它是一种社会价值体系。
  这与中国的当前现实密不可分,也有助于中国在拥有最先进思想的外交政策和地缘政治等其他领域发挥作用。因为不仅不同的宗教信徒之间存在信仰分歧,而且信教者与不信教者之间也存在分歧。因此,世界秩序应建立在社会价值观,而非宗教基础之上。中国是独一无二的文明古国,且以社会价值观而非宗教立国的事实,赋予其世界秩序思维优势。
  习近平于2013年提出了阐释中国外交政策和地缘政治思想的“命运共同体”重要理念,这促成《习近平谈治国理政》这本书问世。在该书中,常可看到习近平援引中国古语名言。比如,他在阐释全球秩序观时引用了孟子的话:“中国人在2000多年前就认识到了‘物之不齐,物之情也’的道理……文明是平等的,人类文明因平等才有交流互鉴的前提。各种人类文明在价值上是平等的,都各有千秋,也各有不足。世界上不存在十全十美的文明,也不存在一无是处的文明,文明没有高低、优劣之分。”
  概括来说,中国外交政策和地缘政治的基本理念包括平等性和多样性。这与“某个国家优于其他国家”的排他性等级观念有着根本的不同。从习近平的历次讲话看,他的施政理念深深植根于中国古老智慧。
  中国古代思想与经济理论也密切相关,正如亚当・斯密在现代经济学的奠基之作《国富论》的开篇第一句话就指出:
  “劳动生产力、人类劳动技能以及思维判断力的大幅提高,都是劳动分工的结果。”
  他的其他理论据此推导而来。但劳动分工的优势恰恰在于不同经济系统之间的差异性,而非相似性。如果经济系统的每道程序都一样,那么劳动分工就没有什么优势可言。这样的事实确立了劳动分工优势。这也是“命运共同体”理念的体现。在现代世界经济秩序下,单个企业和单个国家靠单打独斗是无法达到事关人类福祉的先进生产力水平的,国际劳动分工在此基础上应运而生。这使得各国人民的福祉休戚相关。这正是“命运共同体”理念所包含的内涵。
  因此,与其他国家不同,中国传统哲学和道德观念与经济学殊途同归。
  就经济学、外交政策和地缘政治这些领域而言,中国思想是世界上最先进的。基于此,概述中国古代思想对我来说并非一种障碍,反而是一种助力。它折射了我的一个想法――中国同时是世界上最古代和最现代的国家。
  最后,中国这条河流加速汇入人类文明海洋意味着什么?这意味着,正如习近平所说:“在五千多年的文明发展历程中,中华民族为人类文明进步作出了不可磨灭的贡献……我们的责任,就是继续为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而努力奋斗,使中华民族更加坚强有力地自立于世界民族之林,为人类作出新的更大的贡献。”
  伟大的德国哲学家黑格尔指出,改变人类总体进步的特定历史时刻是由某个特定的国家决定的。这意味着,某个特定国家追求进步,对整个人类的进步关系重大。
  以欧洲历史进程为例。荷兰在十六世纪末发动了历史上首次反封建革命并取得了成功。荷兰是一个小国,但此次事件带来的影响极大,对世界历史进程产生了积极的推动作用。1776年,美国宣布发动独立于大英帝国的战争,然后取代英国成为世界上最强大的国家。十八世纪末,法国爆发自由斗争,动摇了欧洲的根基。1917年,俄国爆发革命,这不仅是世界史上最伟大的事件之一,而且加速了所有殖民帝国的衰落,对中国也产生了决定性的影响。
  同样,今天中国人民在中国土地上追逐中国梦,对当代中国乃至全人类而言,都是迈出的最伟大一步。
  摄影:本报记者 海沙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