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光标教子:哪怕你捐两毛钱 也要到处说出去
发布日期:2018-02-05 13:55

几分钟后,他们手中的美元被收走

十二天后,2014年6月25日早晨,纽约中央公园的船屋餐厅门口挤满媒体记者、参加午宴的流浪汉、绿军装五星帽的华人“志愿者”。不少“志愿者”是纽约的中国留学生,他们当天获得了免费的早餐和午餐。几十名一脸严肃的纽约警察在一旁戒备。餐厅里,穿戴整齐的侍者忙着准备今天的午餐:开胃菜是芝麻金枪鱼加柠檬草,主菜嫩牛肉配红酒酱和土豆泥,还有甜点和饮料。

十点多,陈光标和他的当地合作者出现在船屋餐厅外面的草坪。前一天接受美国媒体采访,他表达了对纽约某华人“公关公司”的不满,抱怨自己被骗了:事情没办成,还在费用上一再加码。船屋餐厅室内300人、室外草坪700人的雄伟午宴计划,也因为安全考虑减到200人室内就餐。而且,由于“中西方文化差异”,他不能实现在现场发放现金的计划。

陈光标对记者说,“我现在只能咬牙争取把活动做圆满了。美国人人都做慈善,这点值得标哥学习。”

媒体终于得以凭现场发放的媒体证入场。这张封塑的“中外媒体出席标哥纽约慈善午宴通行证”,左边是雷锋在卡车驾驶室捧读“毛选”的著名照片,右边是同样著名的陈光标胸前缀满勋章的照片。“他看起来像个将军。”一位美国记者拿到媒体证后大声感叹。

11点多,慈善午宴开始,餐桌上多是深肤色的非裔或拉美裔无家可归者,也有一些中老年华人。他们一边享用免费午餐,还不得不应付媒体的话筒和闪光灯,陈光标则忙着到餐桌边问候他们,笑容可掬。

随着入场者越来越多,船屋餐厅主管詹姆斯·麦戈文开始有点犯愁。可容纳300人的空间,这一天实在局促—200名从纽约市救助站“招募”来的流浪汉,加上包括CNN(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和《纽约时报》等主流新闻机构在内的一众媒体,服务员几乎无法传菜。

据纽约市慈善机构“无家可归者联盟”估计,每天有几千人睡在纽约街头、地铁和其他公共空间。2013年曾经出现过一晚同时有5.5万名无家可归者向政府机构请求提供住宿的情况。

无家可归人口比十年前增长了75%,原因是越来越多的人无法承担房租。美国人口普查局的数据也显示,在纽约,低收入者的收入一直有停滞甚至下降的趋势,而他们承担得起的廉价住房却不断减少。

光头流浪汉埃尔万一边赞美着牛排的美味,一边告诉记者:“他有一颗善良的心。我们都是一样的人,中国人,泰国人,黑人,白人,都一样。我很高兴马上就要拿到我的300美金。”

陈光标发表了很长的自我表扬式的致辞。随后他在“学习雷锋好榜样”音乐中表演了魔术以及之前练习了很久的合唱《We are the world》。长篇致辞中诸如“授人以鱼不如授人以渔”,“在巨富中死去是可耻的”等处赢得了就餐者的数次掌声。

终于等到发言完毕,三名流浪汉作为代表,各举着300美元钞票,笑容满面走上台,和陈光标合影。几分钟后,他们手中的美元被收走。这是陈光标坚持的招牌式现金策略和救助站坚持不能给现金之间的妥协。而三名“流浪汉”,现在都在救助站打工,也事先对此知情。

而在前一天,陈光标在时代广场附近,试图把口袋里的全部现金送给他碰到的小贩或者流浪汉。也许是这种随机发钞票的举止过于另类,也或许他身后跟着的摄影机让那些受惠者感到奇怪,确实有几个人在看到中国富翁递过现金的第一反应是拔腿就逃。这一幕被《纽约邮报》的记者拍下来,迅速成为各大网站转载的热点。

并非所有路人都不珍惜运气—一位盲人乞丐就欣然接受了他的100元钞票,并且感动万分:“非常感谢你,我会把这钱用在我孙子身上,上帝保佑你。”

在纽约街头,陈光标也多次被华人认出,拉着他合影留念。在纽约市救助站办公室的门口,当陈光标结束CBS(美国哥伦比亚广播公司)采访走出大门时,路过的几位中年华人认出了这位来自南京的高调慈善家,还纷纷拍照,竖起拇指称赞他是“华人的骄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