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光标称微商是高级慈善 微商曾欲借其发布会营销(2)
发布日期:2018-01-09 09:42

上述材料显示,中恩医药授权阿拉膳为“特殊膳食系列产品”的“独家运营商”,阿拉膳又进一步授权江苏天杞园为“减肥特膳”产品的“销售独家代理商”。

天津中恩医药总经理刘汉民也重申,该公司与中科院生物物理研究所的“合作研究”关系,并称“有六组专家参与合作”。

然而,中科院生物物理研究所却否认上述说法,其一位内部人士告诉澎湃新闻,尽管中科院生物物理研究所与中恩医药签署过上述协议,但根据协议内容,他们的工作只是对中恩研发的样品进行有效成分检测,或者可以理解为他们在前期研发过程中为中恩医药提供过服务工作,但没有参与研发,对于该产品有何功效不做任何评述,另外他们跟陈光标、天杞园两个主体没有过任何关系。

该人士还表示,在宣传中,“中科院生物物理研究所合作研发”是唯一合法的表述,而在网络上出现的“精心研发”、“郑重承诺”、“中科院背书”的宣传是不符合事实,这样的宣传已经误导了消费者,同时也侵害了研究所的声誉,他们保留对这种侵权行为的起诉权利。

澎湃新闻记者看到的这份中科院生物物理研究所和中恩医药签署的《特殊膳食及健康产品合作研发协议》中,双方的合作范围是“特殊膳食及健康领域,主要为改善睡眠、心血管疾病、肝病、肺病、慢性肾病、肥胖、肌肉衰减症、术后全营养、便秘等特殊膳食及健康产品的研发”。

目前,尚不清楚中科院生物物理研究所是否会对相关产品的宣传行为,采取进一步的行动。

“拆迁生意大不如前”

从拆迁到保健品,陈光标这次的行业转向,被部分报道解释为原本的主业走向没落。

陈光标原本的主要是拆迁,主要的运作平台是江苏黄埔再生资源有限公司(简称江苏黄埔)。

有报道称,2012年至今,江苏黄埔业务量逐年递减,以致负债累累,陈光标不得已开始投资绿色食品等行业。

澎湃新闻注意到,江苏黄埔位于南京市江宁区胜利路1号的大楼,外面除了原有“南京黄埔防灾减灾培训中心”的标识外,还成为了陈光标投资、代言减肥产品的微商总部,该大楼的1楼变成了产品展示中心,2楼成为该微商产品的总部所在,而原来处理江苏黄埔拆迁业务的5、6楼却鲜有工作人员的身影。

一名曾经在江苏黄埔工作过的人士告诉澎湃新闻,陈光标以前在各地的分公司都已经关的关,停的停,生意已经大不如前。

拆迁业务大不如前似乎难以回避。陈光标也承认,“我确实没有多少钱。”

他还提到,遭遇了江苏黄埔的内部架空,导致公司大伤元气。这一说法指向的是至今仍未有官方说法的“假公章”案。

今年3月,公安机关在江苏黄埔副总蒋某办公司搜出170多枚假章。陈光标称,这是他报的案。按他的说法,江苏黄埔原副总蒋勇和总经理张宏德勾结,通过伪造公章帮助多家公司承揽工程、在外成立第三方公司等方式架空了江苏黄埔。

不过,张宏德对澎湃新闻表示,假章是陈光标自己刻的,两人的分歧是因为资金代持股期间承接工程收益分配方面产生了矛盾。

需要指出的是,有媒体报道称,此案被搜出的170多枚假章中,除了合作公司,还有包括慈善机构、商务部、法院、公安等单位。

不过,陈光标并不承认江苏黄埔已经陷入停顿的说法,他对澎湃新闻表示,公司运作正常,有几个项目正在谈。

至于所谓负债累累的说法,陈光标告诉澎湃新闻,当年做凉茶时自己也是被骗,其在该公司只有9%的股份,后因为收款后无法发货被经销商告到法院,总金额也就180多万,“尽管我只占9%股份,但这180多万都是我个人还的,所以我不欠任何人钱,你可以去银行,我江苏黄埔没在银行欠任何一分钱。”

关于陈光标此番转型做微商,前述江苏黄埔前员工的分析是“不得已”,“陈光标需要钱来维持目前的状态。”

对于这样的说法,陈光标予以否认,其表示,做微商也是在做慈善,以前做慈善只是简单给人钱,现在做微商是教人赚钱的方法,这样的慈善更高级了。